我们逸其走吧

睁开双眸看清世界,纵然涙眼婆娑。

面具10

「亚轩,起床了。」来人踩着一双浅绿色的布质拖鞋,小心翼翼地扭开门锁,温柔沉厚的嗓音煞是好听。

被叫唤的人儿皱起眉头,一个翻身把被子盖住脑袋,声音略沙哑又糯糯的,像是在撒娇一般「不起不起~」

张真源拿他没有办法,只能轻声细语哄着「这可是逸哥让我叫的,你就听话吧,乖哈。」

见此,站在门口的陈泗旭淡淡地笑了,眼底是一抹感动,同时亦有一丝难受,虽然宋亚轩躲了他们那么久,整整十年,但是面前的两人如出一辙,一个爱撒娇,一个也耐心哄着,丝毫没有改变,他们依旧是他们,而自己和张真源却不再是从前的我们。

看着自己曾经那么喜欢的人对别人如此温柔,内心不受控地泛起一点点的痛,他骗得了别人,却骗不了自己,表面总是一脸不在乎,可他依然希望自己在张真源心里占有一席之地,所以才会在分手后依然与他合租,让自己与他仍有连系。

陈泗旭啊,不能这么自私了,霸占了他那么久,眼前这个人...总究有一天会属于别人。

「啪嚓。」茶杯掉在走廊木板地上的声音特别响亮,成功惊醒宋亚轩这个梦中人。

「吓死我了...」茫然的宋亚轩猛地坐起来,目光飘到站在门口一脸笑意的人,气鼓鼓地开口「陈泗旭!你这个切开黑!」

陈泗旭眨眨眼睛「手滑。」语毕拿起地上的茶杯,就潇洒的走了。

宋亚轩还是气不过,脸颊都憋成包子。

「好了。」张真源笑着拍拍他的头,算是安慰了「快起床啦,你今天要去警局。」

宋亚轩摇头如波浪鼓「不行不行。」

「逸哥叫的。」

「你别拿我哥压我,我才不怕他呢...」宋亚轩越说越小声,开玩笑,他可是卧底呢,怎么可以去警察局,这不就是间接暴露了自己嘛。

已经去厨房放下了茶杯的陈泗旭去而复返,靠在门框上,薄唇微掀「既然不怕,等会儿在逸哥面前再重覆一遍吧。」

宋亚轩无言地瞄了陈泗旭一眼,皱起眉头「不对啊,我哥干嘛要我去警局?」

「我想,大概是帮忙扫地吧。」突然其来的一声把在场三人都吓了一跳。

「贺儿?」张真源的嘴角抽了抽,这人什么时候进来家里的,而且还没有脚步声。

陈泗旭似乎看出了张真源内心的疑惑,张了张嘴,还没来得及出声音,贺峻霖就露出兔牙,率先回答「刚才你的老相好给我开门的。」

一瞬间,气氛蔓延着几分尴尬,大家都安静下来,仿佛一根针掉在地上都能清楚听见,贺峻霖似乎也感觉到自己是罪魁祸首,立刻打圆场道「哦我说错了,是你的老朋友,也就是泗旭,给我开的。」

陈泗旭仍然一副淡然的模样,微微点了头,算是和应了贺峻霖。

「中文不好就别乱用。」宋亚轩有些烦躁地揉了揉头毛,奶凶地瞪着张真源「让一让,我要去洗刷了。」

张真源马上挪到一边,等人儿走过了,一脸茫然不解地问「我做错什么了吗?」

「没,他是生贺儿的气。」陈泗旭摇头失笑,终究是十年前的小孩子脾气,光明正大的吃醋,偏偏张真源从来没懂过。

贺峻霖煞有其事地摇摇头,有意无意地说「电影可以三个人去看,可始终有人不能拥有姓名呐。」

「什么意思?」

陈泗旭抿抿唇「代表,朋友的世界可以有三个人,但爱情的世界容不下。」

闻言,张真源亦是一愣,脑海中闪过一些莫名其妙的感觉却抓不住,罢了,现在的他只想专注工作「对了,你怎么过来了?」

贺峻霖捂住嘴打了个哈欠,才懒洋洋地回答问题「逸哥就知道你搞不定轩儿,让我来抓他回去警局好好儿待着,有航哥他们盯着轩儿,估计他也逃不出去赌钱。」

「虽然十年没见,但是我总觉得亚轩不会做这种事。」陈泗旭耸耸肩。

「也不过是赌赌钱,本来没什么,但他还加入了利诺帮...这就麻烦了。」贺峻霖抬起眸「要知道,利诺帮可是辑毒组的常客。」

张真源叹了口气「反正有我们那么多人盯着他呢,没事的。」


光线从落地玻璃窗映入会议室,坐在正中位置的人,骨节分明的手指轻轻的一下一下敲着会议桌,他缓缓往后仰,靠在皮革椅上,闭上眼睛,像是在思考着什么。

「喝一口吧。」丁程鑫伸手把自己冒着热气的咖啡推到黄宇航前面「我还没喝过的。」

黄宇航睁开眼眸,微微摇头。 大脑有无数的东西浮现出来,却通通连不起来,他依旧毫无思绪。

黄其淋也是打了个哈欠,疲倦的样子表露无遗,他单手托腮,似笑非笑地开口「要不然,给我喝吧?」

「滚开。」小狐狸笑得甜甜的。

虽然是意料之中的回应,黄其淋还是要吐槽一句「啧啧,双重对待。」

丁程鑫还在想如何反击,会议室的门就被敲响了,继而有三个人进来。

「对不起老大,来晚了。」张真源很识相地放下一袋咖啡。

黄宇航睨了手表一眼,刚好迟到五分钟,他坐直身子「没有下次。」

「知道。」

一直没说话的敖子逸朝宋亚轩招招手「炫炫,过来坐。贺儿你也过来。」

黄其淋脸色顿时一沉,只能轻皱眉头看着敖子逸,喉咙憋出一句「怎么回事?」

「小逸已经跟我说过了。」反倒是黄宇航出了声「让亚轩待在警局,等真源下班一起回家。」

「不是,他用什么身份待在警局?公务员家属吗?」黄其淋显然极力反对「这里是工作的地方,我不同意。」

虽然突然多了一人在警局是有些奇怪,不过他们彼此都是认识,也没什么大不了,大家都没想到黄其淋反应会这么大,这下子,连黄宇航这位老大也不好说些什么。

敖子逸抿着唇,抬眸看着黄其淋好一会儿「对不起,那就让炫炫跟着我在尸检所。」反正他每天也只周旋在尸检所、警局、宿舍,三点一线,下班 后先把炫炫送回家再回宿舍也可以,反正就不可以再任由他在外面放纵自己。

「不行。」

「尸检所是我的地方,我不接受你的不同意,黄警官。」敖子逸最后的三个字颇有咬牙切齿的意味。

黄其淋无奈地咬咬唇,头一回有种力不从心的感觉,还是坚持「不可以。」

一旁的丁程鑫忍不住问「为什么?」

「因为我是卧底!」「炫炫!」

虽然两个声音迅速重叠在一起,但大家仍能清楚听见,黄其淋亦知道自己喊这一声也无补于事,根本拦不住他,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然后无力地扶额。

敖子逸双眸划过深深的讶然,更快的被一股复杂的情绪掩盖,片刻沉默,他有些艰难地开口「黄其淋,你一早就知道对不对?」

「我是炫炫的联络员。」黄其淋低下头,抿紧唇。 他早就该想到会有这么一天,自从吴警官把炫炫交给自己,他就一直害怕着,万一炫炫出了什么事,又或者像今天,万一炫炫的身份被发现,他要怎么向敖子逸交代。

「炫炫当警察我一点也不反对,但是做卧底那么高危险性不应该是派经验丰富的警员去吗?炫炫是几个月前告诉我去考警察的,那么说来,他很有可能连一个月的训练时间都没有。」敖子逸倒是份外冷静,只是眉头越发深锁,眼中只有担心,却没有愠火,他面对着黄其淋怎么生得起气来「派他出去之前,难道没有想过会有多危险吗?」

宋亚轩拉了拉哥哥的手「哥,不是其淋哥派我出去的...而且现在整个利诺帮都觉得我是个爱赌钱的小混混罢了,只要我小心点,不会有危险的。」

张真源也连忙出来救场「起码我们知道轩儿不是真的变坏了,也是好事啦。」

「对不起。」清亮的嗓音在会议室响起。

敖子逸怔了一怔,咬咬唇,朝黄其淋淡淡一笑,虽然笑得有几分勉强,不怎么好看「你没错,我只是有点担心。」

这抹微笑如一颗石子直往黄其淋心间去,一矢中的,他知道敖子逸有多痛恨犯罪帮派,他和炫炫的父亲,也曾经是卧底。

「如果情况有任何不对,我会立马跟上头申请取消炫炫的任务。」

敖子逸微微点头「谢谢。」

「那亚轩的身份也请大家当作没听过。」黄宇航适时开口「亚轩抱歉,我们现在要开会,我想你尽快离开警局会安全点。」

宋亚轩点点头「那我先走了,其淋哥,我晚点再联络你。」


「好,我们正式开会。」

黄其淋迅速调整了自己,翻开文件「案发现场位于南边郊区,是个有五十年楼龄的老旧旅馆,报案人正正是业主,业主声称自己把旅馆出租一年,租客直接付清了所有租金,一年间也从来没有找过业主,前几天刚好是租满日期,所以他过去旅馆,然后发现尸体,于是报案。」

「供词暂时没有看出任何破绽,要把业主再叫回来聊聊吗?」丁程鑫抿了一口咖啡「不过一个正常人也不会在自己物业下犯案吧。」

黄宇航思考了一会儿「叫,反正现在只能从他入手,也不排除有逆向思维的可能,死马当活马医呗。」

张真源盯着文件吸吸鼻子「不觉得很奇怪吗?这所旅馆等同于民宿性质,风格偏向温馨,像家的感觉,如果说作案者嗜血成性,为什么不直接找个地下室之类的呢 ?」

「而且,作案者直接付清一年租金,其实已经足够自己买一间房子了,没必要租。」贺峻霖也正好与张真源的思路一样,同样针对著作案地点。

黄宇航打了一个响指「阿黄,探探那间旅馆的底,从五十年前开始查。」

「其实我觉得不用从五十年前开始吧。」黄其淋眨眨眼睛,试图逃过这沉重的任务「陈年往事也未必有关这案子。」

「所以我们现在还要查有没有这个未必啊。」黄宇航笑靥如花。

靠,又被黄宇航摆一道了。

黄其淋抽抽嘴角,咬牙切齿地说「当然查,查到底。」

「很好,我就喜欢你这种态度的属下。」

「还是这句。」黄其淋翻了个白眼「不知道把我坑了多少遍。」

黄宇航笑着耸耸肩「明天汇报。」

「你这是压榨下属!」黄其淋瞪大眼睛,勾出一个假笑的弧度。

丁程鑫努力憋笑,顺便跷了个二郞腿「我觉得黄sir的决定十分英明。」

「好了别跑题了。」敖子逸看不下去,还是决定做把他们调回正轨的先锋「我作为除了业主外第一个看到案发现场的人,当我一进去,就看见十多个孩子们一排坐着,我发现是以身高排列的,而且每一个都身穿黑色衣服、裤子和鞋子,还有,都是睁大眼睛的。至于进到房间,也是一样的情况, 不过房间里的孩子年龄比大厅的小。最后,就只剩我们救回的小婴儿。现场没有遗下除了孩子外的指纹和任何私人物品。」

「孩子...一身黑色...睁大眼睛...」黄宇航感觉脑袋要爆炸。

敖子逸喝了一口咖啡,又放下杯子「还有,孩子们的死因都是被开脑,然后再缝回去。」

「嘶。」丁程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「这人变态到一个极端诶。」

此时贺峻霖好像又想到什么「对了对了,孩子们坐成一排,而他们对面也有坐成一排的洋娃娃,好像也是穿着一身黑。」

「那有没有洋娃娃布脑袋被缝合的痕迹?」

「这...我就没看清楚了。」当时他和敖子逸都被客厅的场面震惊了,也没空去仔细观察。

黄宇航又是一个响指「行,明天去现场进行二次搜证,回来后开个小会,阿黄记得要汇报,程程等会儿打个电话,明天下午把业主请来聊聊,我亲自审。还有化验部份...小逸明天方便跟我出队吗?」

「可是逸哥明天放假诶。」贺峻霖抢先回答。

黄宇航皱了皱眉头,目光炯炯注视着敖子逸「嗯...我不是质疑小贺,只是出队工作化验部份,我还是比较相信你。」

贺峻霖点点头「我还没学满师呢,逸哥。」更何况这次案件的复杂性较强,旅馆里一摆设一幅画都可能是破案的蛛丝马迹,他一个人怎么做得来。

敖子逸想了一会儿「好吧,明天我销假。」

「麻烦了,今天散会。」

敖子逸从口袋掏出手机,轻易在通讯录里找到熟悉的名字,按了下去,一边听着电话「对不起啊,明天我没空...」一边离开座位。

黄其淋抬手抚了抚还有敖子逸余温的座位,仿佛淡淡的柚子香皂味,还有法医身上特有的那点福尔马林的味道仍在。

他看见了通讯录的名字。

皓子。

评论(4)

热度(41)